<sup id="oui6c"></sup>
<tr id="oui6c"></tr>
<acronym id="oui6c"><small id="oui6c"></small></acronym>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信息中心
-->>  技術服務
產品類別:
產品關鍵字:
 

查看新聞詳細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信息中心 >> 查看新聞詳細信息 
 

"中國式首富"劉永行成功史

創建時間:2009/2/25 23:05:16  創建用戶:admin  瀏覽次數:2420  
對于劉永行來說,2008年的確是喜憂參半的一年,喜的是他作為福布斯排行中的首富實現了第二次上榜,這是時隔7年以后,他再一次登上榜首的位置;而這7年,也是劉永行在邁入第二產業后艱難努力后,開始收獲成果的時候。

  然而值得憂慮的事情也不少:首先“5.12汶川大地震”,天災讓劉永行的四川老家滿目瘡痍;其次,實體經濟在全球金融危機影響下,包括鋁加工業在內的相關產業都遭受沖擊,而中央擴大內需的相關政策起到效果,從目前看還有待時日。

  不過,劉永行作為改革開發三十年來崛起的第一代企業家,他一路走來的各種坎坷已經讓他可以讓各種悲喜化為平靜,這是他那一代企業家的特質,也或多或少讓他與中國其他企業家相比顯得特立獨行,甚至有點孤獨。

  精于業務選擇

  劉永行上一次獲得福布斯雜志的中國首富稱號是在2001年,當時劉永行和劉永好兄弟以83億元的財富笑傲群雄。然而在隨后的7年中,劉氏兄弟不斷被其他人士超過,做電器連鎖的黃光裕、做再生紙的張茵、做光伏電的施正榮、做地產的楊惠妍。

  一夜巨富的神話挑戰著每個中國人的神經,商場真如冒險家樂園一般,誰有膽略誰就上位。但這一切都無法激動劉永行,他就一直按照當初的規劃前進,好像每天早晨要在浦東的東方希望大廈爬樓一樣。劉永行將每天爬上12樓的辦公室作為一項健身運動,十年如一日堅持。而與之同輩或者少壯派的富豪們,早就在高爾夫球場上揮汗如雨了。

  略顯老派的劉永行可能自己也沒有想到,花甲之年能夠再次登上此榜,而且適逢經濟危機對實體經濟構成嚴重傷害之時。

  不過,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劉永行在2002年的產業布局,也許旁人也很難預料在6年以后將會助推這位花甲之年的老者再登富豪榜首。

  在2002年,劉永行主動進行了第二產業的布局,東方希望斥資百億,大舉殺入第二主業鋁電一體化項目。從客觀上說,當時飼料行業利潤下降,劉永行不得不打通上下游產業鏈,以降低成本,這不僅是劉永好,也是所有面臨空前激烈競爭的大型企業不得已的選擇,當時,飼料業務毛利率已經由1999年高峰時的18.41%下降到2005年的10%。

  選擇進入鋁加工行業,并不是劉永行第一次進行業務選擇,事實上,這位土生土長的企業家從開始創業那一刻起就面臨著不斷的業務選擇。

  從1982年辭去公職不做,與兄弟三人一起做起個體,劉永行所投資的第一個項目是養雞,此后該做飼養鵪鶉,接著才是飼料加工。

  2007年,劉永行的東方希望集團產值將近300億元。在其主導的東方希望的產業布局中,第一主業仍是飼料,劉永行計劃3至5年內在中國國內和東南亞分別再建50家飼料工廠;第二主業是重化工,東方希望在山東聊城、內蒙古包頭投資了電解鋁和發電項目、在河南三門峽投資建設了年產200萬噸的氧化鋁項目、在重慶投資了年產60萬噸的PTA化纖項目;第三主業是投資,東方希望參股了民生銀行、民生保險、光大銀行、光明乳業等企業。

  在上述三個產業方向上,飼料當之無愧是最重要的業務,也是劉永行賴以發家的業務;而投資業務并不是并不被看重,東方希望雖然參股一系列企業,但劉永行均將其視作投資項目,隨時都可以進出;對于劉永行來說,真正費心勞神的是重化工業的投資。這塊也是外界質疑之聲最多的,一個民營企業家在國有資本占據壟斷地位的領域能有什么作為?

  上下求索

  “我最欽佩的中國企業家有兩個,一個是王石,另一個就是劉永行。”作為最早在中國推出富豪榜的胡潤,他很少在公開場合評點、比較中國企業家,但是對于劉永行的傾佩之情還是溢于言表。

  劉永行一直以臺塑集團主席王永慶作為自己學習榜樣,這位中國臺灣的經營之神,不僅其刻苦、正直的精神讓劉永行傾佩不已,更重要是的王永慶成為中國臺灣首富過程中對于業務選擇的敏感與獨到讓劉永行奉為偶像。

  對于重化工業的切入也是劉永行經過思考后的抉擇。

  劉永行在包頭的生產基地,大規模投資鋁業,從而構建氧化鋁生產、火力發電到電解鋁生產的完整產業鏈。籍此,東方希望可以向飼料原料之一的賴氨酸產業拓展。配套火力發電廠既可向電解鋁生產項目供電,也可為生產賴氨酸提供蒸汽和電力。劉永行頭腦中形成的是鋁電復合-電熱聯產-賴氨酸-飼料一氣呵成的產業鏈。

  劉永行的思考方式是實業資本家的方式,而不是金融資本家的方式。

  事實上,早在1996年,劉永行開始暗暗關注重工業中的每一個產業,汽車、鋼鐵、石油、輪胎、造紙、化工……他全部考察過,每次出差去看各地的飼料廠,他都帶著另一重任務和想法去打聽當地的能源、產業狀況。

  劉永行先避開“高不可攀的大企業”,一般只去地方看當地的小重工企業,和技術人員溝通,從建立概念、建立追蹤體系開始。在山東建鋁廠失敗后,劉永行對于鋁電廠基地的三大要求:一產煤、二有廣闊土地、有水的地方,上述要求在包頭都得到了滿足。

  而此后,與所有民營企業家一樣,跑項目、跑貸款、得到發改委審批,與我國國有鋁業壟斷巨頭中鋁之間的合縱聯橫,成為他生活中的頭等大事。劉永行很少負債經營,為了進入重化工業,他打破了自己不“借錢發展”的規則。為了融資,劉永行甚至出售金融機構股權以便為實業融資,出讓了公司在民生銀行、光明乳業等公司的股權。

  “投資可以多元化,但是主業不能多元化”,打通上下游產業鏈是為了達到降低成本的目的,而在擴張中的低負債率,使他能夠經受住外界各種嚴酷考驗,哪怕不利因素來自政策層面還是能夠一一化解。

  宏觀調控之痛

  2004年4月,一場突如其來的“宏觀調控風暴”讓大舉投資鋁業的東方希望資金鏈驟然收緊,被它們寄予厚望的三門峽氧化鋁項目也被有關部門叫停。項目停建之時,正處投資前期,土石工程完成近半,前期投進去的數億元資金已變成基建設備。

  而其另外一個投資項目,東方希望包頭電解鋁項目也在2004年受到了宏觀調控的影響,遭到“無限期推遲”。此前,劉永行對于鋁業,有著一個龐大的百億投資計劃。

  在國內,由于目前中鋁對氧化鋁的開采和供應實行壟斷經營,氧化鋁價格近年來一路瘋漲,導致獨立的電解鋁生產企業出現罕有的“全行業虧損”,即便擁有“鋁電聯營”優勢的電解鋁企業日子也不太好過。只有中鋁這樣打通了電解鋁上下游產業鏈,同時擁有火力發電、氧化鋁、電解鋁生產廠三位一體的企業集團,才能夠通吃產業鏈上的大部分利潤。

  面對宏觀調控,由于東方希望的項目均屬于“先上車后買票”,面臨著關停的結局。事實上,當年為貫徹國家調控政策,包括江蘇鐵本、寧波建龍在內的多個項目遭到國家有關部門的查處。

  劉永行的包頭電解鋁項目,始于2002年10月成立的東方希望包頭稀土鋁業有限公司,建設資金100億元,預計在2008年前全部完工,將成為國內單一的最大電解鋁生產企業。一期項目于2003年10月正式投產,總共耗資20多億元。

  而此前,東方希望還于2002年入主山東信發鋁業。并投資15億元,興建三門峽氧化鋁項目一期工程。山東、包頭、三門峽三地已經打造了一條縱向的產業鏈,劉永行本指望可以獲取上下游的全部利潤。

  不過,國家此時叫停包頭和三門峽項目,讓劉永行陷入了被動局面。作為實業家,劉永行一貫審慎。資產負債率一直是他最關心的話題,劉永行沒有借錢發展,因此在銀行方面沒有壓力;同時,在環保方面的不懈努力,也讓沒有通過環評就上的包頭電解鋁項目,最后涉險過關。

  未獲“準生證”,東方希望也未能獲得國有商業銀行的融資;連產業基金和國外投行因為產業風險,都不愿真正放款。劉永行項目資金,完全靠多年來的積蓄和通過飼料不斷積累的實力,雖然資金壓力并沒有遠離,不過習慣用自己錢的劉永行依然非常踏實。

  現在,當宏觀調控的大手已經挪開,劉永行的多個項目都已經投產后,劉永行本人算是從重化工業的圈外人轉變為“圈內人”,角色變化之大旁人難以想象。

  然而,私人企業越大,遭遇行業壟斷帶來的阻力也越來越大。不過,對于一位商場廝殺多年的老將來說,劉永行對國家政策的領悟力和對長期政策走向的判斷,已經確保他過了一關又一關,掘金一桶又一桶。

   Copyright @ 昆明康農飼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電話:0871-68228911 傳真:0871-68228748 手機:13888856139
   公司地址:云南昆明市官渡區大板橋鎮西沖村   技術支持:阿旺科技 yn868.cn 瀏覽次數: 431830 備案號:滇ICP備17008446號-1
 
西西人体大胆牲交pp6777